劉紅星
  星期天早上八點多,我值班後從單位騎電單車回家。寬闊的大馬路上行人很少,回家心切,我一邊哼著歌一邊不由得加快了車速。騎著騎著,我看見前面十幾米處一個騎電車的老太太正在緩慢前行,我並沒有減速,從左側超過了她,可就在錯車的一剎那,老太太大概受到了驚嚇,車子一晃,靠向我這邊。我大驚失色,趕緊剎車,但為時已晚。她的車把掛住了我的車后座靠背,兩車拖著向前滑行,我盡全力穩住車把,但還是在慣性作用下滑行七八米後停下,老太太摔倒了,躺在地上呻吟著,一動也不動。
  一時間,我大腦一片空白。不過我很快緩過神來,趕緊過去扶老太太,原本想埋怨她兩句,但看她很痛苦的樣子,便說:“阿姨,怎麼樣?摔著了沒有?”“哎呦,別動,痛……”她用手指指頭和腿。我輕輕地托起她的背,查看她的傷勢,只見她頭上起了一個血包,好像傷得不輕。頓時我傻了,怎麼辦?我的大腦飛速旋轉著,下意識地環顧四周,並沒有什麼人,這時我如果逃跑很容易,而且根本沒人知曉,也不用承擔什麼責任。如果我留下,肯定要治傷賠錢,並且聽說現在訛人的很多,會不會是個無底洞?我矛盾著糾結著……
  看著她痛苦無助的表情,我實在不忍心。如果我逃了,萬一她有個好歹,我可能一輩子不會安心的。我最後決定留下來,說:“阿姨,你家住在哪裡?要不您給家裡人打個電話,我們一塊去醫院看看。”她指了指不遠處她的包,我遞給她,幫她撥通了電話。她喃喃地說:“孩子,你放心,只要我沒事,是不會訛你的。”我身上帶的錢不多,也趕緊給家裡打了個電話。
  由於住得都不遠,很快家人來了。我們叫來了出租車,把她送到了市人民醫院。我妻子交了1000元錢,檢查、拍片、等候……我們小心翼翼地照顧著老太太,一切有條不紊。我心裡此刻五味雜陳,很不是滋味,悔恨、懊惱、擔心全涌上心頭。但事已至此,現在是誰的責任已不重要,我唯一能做的是默默祈禱老太太沒事。忙活了一個多小時後,全身的檢查結果出來了。“身上有幾處擦傷,骨頭沒事,頭上的包消消炎,過段時間就會痊愈,並無大礙。”醫生拿著檢查結果說,“你要不要再住院觀察兩天?”“不用,醫院我住不慣,一天還得好幾百,另外家裡還有事呢,我回去養著吧!”老太太說。我感激老太太的通情達理,給她拿了些藥,把她送到了家。臨別時,我把手機號碼給了她的家人,讓他們有事再和我聯繫。我妻子又拿出1000元錢,說是一點營養費,老太太說啥也不要,妻子把錢悄悄地放到了她的包里。
  事後,我認真反省了自己的行為,慶幸自己沒有留下遺憾,關鍵時候沒有當逃兵,我為當時的正確選擇而感到欣慰。前不久,我又探望了老太太,我們相視一笑,看到她恢復得很好,我很高興。我不由得感嘆:人與人之間,如果少一點猜忌和冷漠,多一點擔當和溫情,多好!
  (作者單位:河南省許昌市檢察院)  (原標題:撞車)
創作者介紹

羅敏莊

ii33iijo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